cosplayer / 繁體字使用 / 照片囤放區 / 彩妝造型應用
感謝每一顆愛心
 

[壓切宗] 他們的愛情

<寫在前頭>

*轉生為前題的現PARO,大概是咖啡糖的甜度

*宗三是出道歌手 souza是他的藝名

 因為是現PARO所以性格比較開朗一些

 <全程幾乎是宗三第一人稱視角,這點還請注意避雷。>

*長谷部是宗三的歌迷。

 *整篇會出現的歌詞是Ayumi Hamasaki 浜崎あゆみ的<part of Me>中文翻譯我找了很久還是不知道是誰翻的…歡迎告知。 

OK的話我們就繼續吧*

  創作型歌手souza的20th巡迴演唱,終於要在今晚畫下落幕。souza出道時,是以清爽的男歌手作為包裝,深受許多年輕女性喜愛,五年後被媒體偷拍到與一名男子過分親暱的舉動,見獵心喜的八卦周刊更是沸沸揚揚大肆討論此事,從此被經紀公司冷凍。   

  又過了兩年,突然換掉東家的souza重回觀眾眼前,souza更是一改之前的模樣,毫不掩飾的展現出自己亦男亦女的特質,如此大膽又前衛的舉動震驚整個演藝圈,重新出發的新單曲<芳華絕代>更是直接空降排行榜top1,只要有新作品發表就直接空降的紀錄,13年來從未有人打破,而今夜,除了將演唱新歌之外,他更是穿上了一件特別的"婚紗"似乎有什麼特別的喜訊想要跟參與今夜的粉絲們一同分享。



  宗三穿著一襲俐落的米白色平口長禮服,站在舞台中心,站在皓月般的燈光下,獨自一人,他緩緩地向觀眾走去,大家才發現裙擺中間有一道長長的口子,裡頭穿著跟禮服一樣白潔的西褲。

  來到了舞台邊緣,宗三的腳步停下,看向四週一片粉色的螢光海,笑了出來。


  你們知道嗎?我站在這裡,看著最美的夜景。

  — souza也好美~

  謝謝,但也是因為你們的關係,才能這樣熠熠生輝。

  今天是出道20年的紀念巡迴演唱會最後一場,你們一定很期待我等下要唱什麼歌,還有,為什麼要穿這件"禮服"對吧?吶—想知道嗎?


  — 想

  真的嗎?

  — 真的

  真—的—嗎—?

  — 真的

  真~的~嗎~?

  — 真的

  因為今天想跟大家介紹我生命中的"摯愛"喔!

  — 真的嗎!!!

  沒有他也不會有現在的我…大家之所以能看見現在如此坦率的我,也是因為他的關係~

  — 唉?誰??

  他是我的合夥人,是經紀人,是理財顧問,是公司執行長,是專屬司機,是我在最低潮時仍然對我不離不棄的愛人。

  但我沒辦法把他的照片貼上來,因為他實在是太害羞了~但是可以給你們看看這張合照。


 <舞台後方大螢幕上放出的照片是souza與戀人彼此十指緊扣的一雙手>


  — 嘩—

  — souza你們一定要幸福!


  那麼接下來的這首歌,我將獻給你。


  

時々僕は思うんだ我時常在想     

僕達は生まれるずっと前在我們誕生前那遙遠的過往

ひとつの命分け合って生きていたんじゃないかって彼此是否也有分享過同一分生命


  長谷部與我相識再某次LIVE結束後的慶功宴上,他是朋友帶來的朋友,在場的大家玩得很盡興,各種糗態,而我與他,皆未醉。等到店家打烊,鳥獸散之後,長谷部突然的問我要不要一起吃早餐,我看他問的這麼彆扭,模樣很好玩,便答應下了。我們去了間普通24HR營業的速食店,發現我倆竟然都喜歡某一份餐點,就這樣開啟了話題,聊著聊著才知道原來他在銀行工作,同時也是我的歌迷,每張單曲專輯一發行他就會跟那些女孩們一起擠在唱片行排隊買CD,我一想到他那張撲克臉站在一群小女孩中間的畫面就爆笑不已,而我把他糗成這樣也沒生氣,反而笑說"這種事也能讓你笑成這樣子"霎時間我覺得我們好像認識了很多年,可能甚至超過我這輩子活著的時間。

  道別之前互相留下了聯絡方式,忽然間我問起一件事"你為什麼喜歡我的歌?"

  "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你的歌聲很懷念…而且你的歌曲無論再怎麼爽朗,我聽起來都好壓抑。"



  這王八蛋簡直是把我的心給血淋淋刨出來。

 

だって身體が離れても縱然身體相隔遙遠的兩地 

心は今もすぐ側に感じる此刻我的心卻能感覺你就在我身旁


  我們會約出去看電影,吃飯,喝酒,有時候是一群人,有時候是單獨兩人,就像是朋友那樣的相處,除此之外通訊軟體聊天也是,他上班的時候是不開通訊軟體的,但我都會丟離線訊息鬧鬧他,直到有次因為錄音時一直不再狀態中,丟了一句"好悶好想出去透氣"離線訊息給他,明明就不在線上的這傢伙,過了五分鐘後竟回應說"晚上帶你飆車"原來他都是掛假離線阿!


いつだっていつだって無論何時無論何時

聞こえているよ我都能聽見

僕の名を僕の名を我的名字我的名字

呼ぶ聲被呼喚的聲音



  那晚,我把工作上的苦悶還有無奈,像倒垃圾一樣通通丟在他身上。

  過於天真所懷抱的理想,逐漸在一年又一年中消磨殆盡,依靠著謊言存活的"souza"僅只是受人擺佈的魁儡罷了。

  那…什麼才是真實的你?

  我叫做"宗三左文字"我喜歡那些綺麗絢爛像迷幻藥一般的音樂,而不是這種只會表達小情小愛,講述明天會更好的屁話,什麼都不做,只懷抱希望的明天是不會變得更好的。

  下次往新歌裡面加入迷幻藥吧,一點點一點點的加進去,說不定大家會喜歡的,宗三。

  講這麼容易…

  因為喜歡你的歌就是這麼容易的一件事,你看你的魅力連我這種人都會折服。


  長谷部,他就是一個如此不可思議的男人,連這種話都講得如此正經八百。

 

どうかもう泣かないで請不要再哭泣

君の想いは伝わっているから你的那份心意與思念已經傳達出去


  長谷部他會在KTV唱我的歌嗎?雖然他唱歌應該不怎麼樣。他應該會抽菸吧,雖然沒看過,但是他的公事包有股淡淡的煙味,是哪個牌子的?下次問問好了,我也想要有那個味道。


  他今天吃些什麼呢?

  他有什麼特殊習慣呢?

  他打什麼花色的領帶呢?

  他有用我上次送他的記事本嗎?

  他

  他

  他

  他

  他

  他

  他

  他

  他

  他

  他

  他

  他

  他

  他也會喜歡男人嗎?




  我可是清楚自己的喜好,包括男人也是,但礙於很多現實,我並不打算公開這件事,可是長谷部呢?他喜歡嗎?他有可能喜歡嗎? 



  我不敢知道。


      

ある時僕は知ったんだ有時候我們會了解

別々に生まれた僕達は是因為我們被生成兩個個體

だから自分を不完全に思ってしまうんだろうって所以才覺得自己是不完全的 

  

  因為我的怯懦,所以與長谷部繼續維持著朋友關係,大概對他比朋友再好一點點…吧?

  他說想聽現場演唱會卻沒有一次機會去的,我給他獨唱了還沒發表的新歌;我說想去看日出,他連夜開車載我去山上;他工作煩缺酒友解悶,我陪他喝酒;我說最近很熱門的甜點都沒有吃到,他靠關係訂了兩盒送過來;逢年過節他不知道該挑什麼禮物送給上司,我給他出主意;我生日,他送了我垂涎已久的絕版專輯;而他生日,我知道他喜歡看棒球,我送了兩張票給他帶人去看。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要我找人去看?

  這種事找臭氣相投的朋友去看不是很開心嗎?

  為什麼不是你跟我一起去?

  你要約我去看棒球?

  恩。

   我第一次看過現場的棒球比賽才知道撲克臉也有這麼多變的時候,連語調都比平時還帶有更多的情緒。

  阿…抱歉一直都在說棒球的事。

  沒關係,你真的很喜歡對吧?

  恩!小學的時候還曾經想過要加入職業球隊。

  真的嗎?那怎麼放棄了?



  只要是關於你的事情我都想知道。

  除了我不敢知道你喜不喜歡我這件事。


  我坐在長谷部的車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他跟我講起之前參加慶功宴的事情。

  在參加那次慶功宴前,我還在想『只要能有一次超近距離的機會接觸你』就可以了,沒想到會變成朋友甚至還可以一起出門旅行,這真是太神奇了。

  長谷部你知道緣分都是上輩子修來的嗎?

  不知道上輩子我們是什麼關係,竟然修到可以只因為一首歌就讓我做出這些不切實際的事情。

  不知道呢~說不定是什麼三生三世的戀人喔~

  哈哈哈哈,是戀人的話也沒關係。

  長谷部也太不挑了~我可是個除了音樂之外什麼都不會的白痴啊~

  真巧,我除了工作外也不怎麼樣,但是打理生活應該還過得去。

  既然我們都這麼喜歡工作,說不定哪天可以一起開公司呢~

  

  


同じ幸せを願いながら祈求著同樣的幸福的同時

同じ傷を心に刻む心中也烙上同樣的傷

いつの日もいつの日も永遠永遠

忘れない様に都不會忘記


  他對我有同樣的心情嗎?我可以回應嗎?長谷部看起來也有點忐忑不安,我倆彼此沉默不語,直到車駛進我住處的公寓下方,想想現在不是坦白的好時機,所以我打開了車門"謝謝你送我回來"那句再見還沒說出口之前,長谷部卻突然抓住了我的手。


  等等!我好像有件事想跟你說…

  …什麼事呢?

  …我,我剛剛一時忘了……不…宗三,我…


  

  心飛快的跳起,我帶有一絲期待的坐回車裡,等著他表示些甚麼,看著他耳朵紅去半邊,欲言又止窘迫又緊張的模樣就跟那時後一樣可愛,我看著看著入了迷。反應過來時,他已傾身向我靠近,手撫上我的臉,可以感受他的顫抖以及不穩的氣息,擔心的事情都不見了,彼此之間也沒有隔閡了,我靜靜地凝視,直到唇瓣交疊在一起。說來好笑,也不是第一次跟人接吻了,而我竟然沒把眼睛給閉上,只看見那盛美的紫藤花滿開於眼前。



  然後從這滿春的景色中亮起了聲響"喀嚓!"

  


  被拍到了,我埋藏已久的祕密好不容易坦白,卻讓我們陷入輿論之中,美好的謊言被扯開,而赤裸的我成了骯髒的代表,眾口的言論成了利刃,劃在我蒼白的肌膚上。

  而長谷部呢?


繰り返し繰り返し叫ぶよ反覆的反覆的吶喊著

どうかもう泣かないで請不要在哭泣阿!


  長谷部說這事他有責任,不可能這樣躲著,我在電話中對他說,你想想,現在是只有一個人落難,所以另一個人還可以幫助他對吧?如果這件事把我們都搭進去,誰能幫助誰?而且只要那個親吻我的"陌生男子"沒有被掀出來,大概很快就會落幕,連同我也是…反正不是利用新聞把我炒熱就是冷凍。


君をひとりにしたりはしないから我不會再讓你孤單

  

  哪裡有腥味就往哪裡游去的鯊魚終於遠離了我的身旁,這才敢浮上水面喚口氣,長谷部摟著我問說


  今後會怎樣嗎? 

  大概…會被放在冰箱裡直到過期吧。

  你的合約還有多久?

  差不多…還有五年…

  …給我一年半的時間,我讓你解約換新公司。

  你有認識哪間公司願意收留我嗎?


   我們自己開一個。




  "既然我們都這麼喜歡工作,說不定哪天可以一起開公司呢~"



いつだっていつだって無論何時無論何時

聞こえているよ我都能聽的到

僕の名を僕の名を我的名字我的名字 

呼ぶ聲被呼喚的聲音


  他是跟我說過他在銀行工作,卻沒說他年薪賺得比我要多很多很多,雖然我也不想貪那些東西。我搬離了那間公寓,改租小套房,他原本要我搬去與他同住,我說這區域老人多,沒多少人認得出來,反正沒通告,每天去公司擦桌倒茶遞公文,回來後還可以寫寫曲子,多麼悠哉,以後開公司還能有這樣的生活嗎?他笑著揉亂我的頭髮,說了句"去寫你的迷幻藥音樂吧,然後我來幫你販毒,讓大家上癮。"


どうかもう泣かないで千萬別再哭泣了 

君の思いは伝わっているから你的思念是可以傳達出去的


  我們開始有段時間見不上面,長谷部他去交際去應酬,去熟識那些高官高層,去那些很多我未曾去過的地方。有個朋友問說我會不會擔心他跑掉?我這麼感激他為我付出的那些事,他就算跑了我也認了,人生終究還是要靠自己去渡過。

  但每次只要我一有"乾脆分一分當作美夢一場也好"這樣的念頭浮現時,他就會回到我的身邊。像雁鳥一樣,無論多遠,總會飛回自己的家。

 


いつまでもいつまでも君を想うよ永遠永遠都思念著你

君の事君の事想うよ你你總是思念著你啊


  計畫總有趕不上變化的時候 。

  車禍也不在我們的計畫之中。

  接到消息後,我立即奔去醫院看望長谷部,他虛弱躺在病床上的模樣令人難受非常。而只有在簾子拉起後,我才敢抱向他,耳朵貼在他的胸膛上,聽他的呼吸,聽他的心跳,感受他的體溫,長谷部抽噎的說"很抱歉…無法,如期讓你,離開,那間公司…"一聲聲的壓抑可又壓抑不下,我將手安在他的眼臉上"想哭就哭吧,我不會看見的"眼淚隨從我的掌心下湧出,他不斷地對我道歉,不斷地,而淚水也燙的我掌心發疼,連手背上也有,我們的淚匯在一起,它們在他臉上成了蜿蜒的小河,而小河最終流向了大海,沾濕了枕巾,但他仍不忘的將我給揣的死緊,如同他的執念一樣。


時間がもし何もかも変えていっても倘若時間改變了什麼

君の事を想うよ我依然會思念著你


  我們磕磕碰碰了將近一年,流行音樂文化的改變,幸運的搭了上風,從個人網站開始倒數,網際網路的普及,我成了線上的討論話題,一個接一個傳著,好像病毒一樣感染著,倒數的時間逐漸接近,我們公開了30秒的網站試聽,公開了90秒的影像,就跟長谷部說的一樣,雌雄莫辨的樣子,獲得很大的迴響。

  — souza回來了!!

  — 那個出櫃的歌手?

  — 這次變得超美型的啊!

  — 好不習慣他的樣子喔。

  — 可是很漂亮啊~

  — 之前就是他的粉絲,也覺得不習慣,可是很美麗是真的。

  — 也太奇怪了吧?

  — 樓上不懂前衛是什麼嗎?

  長谷部跟我說著今天銷售已確定排名空降top1的事情,我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他,連手上的吃到一半的麵包都掉了還渾然不覺,他還是笑著說那句"這種事竟也可以讓你吃驚成這樣子"把地上掉到地上的麵包拍一拍遞給我

"你看,要喜歡你就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


時々僕は思うんだ我時常在想

僕達は生まれ変わったら我們假如能夠重新誕生的話

ひとつの命分け合って生きていくんじゃないかって彼此是否能夠分享同一份生命




—END—



<寫在最後>

  

  <芳華絕代>是張國榮跟梅艷芳合唱的一首歌,歌詞中的第一句是"你想不想吻一吻傾國傾城是我大名"雖然是雙人合唱但我覺得這首歌很適合雌雄莫辨的宗三。

  這篇文的一些橋段參考了【張國榮與唐鶴德】還有【伊夫·聖羅蘭(Yves Saint Laurent )與皮埃爾·貝爾傑(Pierre Bergé)】之間的故事。

  宗三說的迷幻藥音樂是類似Plastic Tree 的曲子,我有陣子對他們的音樂是上癮的狀態,所以才說是迷幻藥音樂。

  粉色螢光海請參考ayu的LIVE景象!

  以往參加過的LIVE大家真的很喜歡跟粉絲們玩一些喊話的梗XD

  那些商業流程是我杜撰的,請不要相信!!!

  宗三的禮服原型是這件圖片來源在這兒頁面往下拉的第五件,桃粉色禮服那件。

  最後,其實這是一篇審神希望宗三在經過這麼多事後卻還是可以獲得幸福的故事,宗三因為害怕幸福所以對長谷部不敢太期待,反倒是長谷部緊緊地抓著宗三。



  收個演唱會前的未收錄鏡頭

  "吶~長谷部,你說公司老闆兼紅牌藝人可以娶執行長嗎?"

  "不行。"

  "為什麼不行?!"

  "因為只有執行長兼司機可以娶老闆。"

  "這樣我就是下嫁你是高攀耶!太過分了!"

  "我們的股份跟收入不是都一樣這有差嗎:@"


评论(2)
热度(51)
© 東慶 | Powered by LOFTER